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导演五百:《扫黑风暴》的逻辑体现在“留白”中

发稿时间:2021-08-26 13:15:00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沈杰群 流行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心理罪》《十日游戏》《在劫难逃》……在五百执导或监制的作品中,多次出现虚拟地名“绿藤市”。最近播出的《扫黑风暴》,故事背景又是这座城市——“全国扫黑看中江,中江扫黑看绿藤”。

  导演五百和网友互动时,则把《扫黑风暴》的剧粉称呼为“绿藤市民们”。代表了正义之光的“绿藤刑侦大宇宙”,一点点在中国观众心中落地生根。

  《扫黑风暴》讲述了前刑警李成阳、年轻刑警林浩在督导组的指导下,和专案组组长何勇共同协作,将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成功抓获的故事。

  日前,导演五百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创作这部剧最大的吸引力和最大的困难,都可以归结于四个字:真实案件。

  五百透露,《扫黑风暴》取材改编自孙小果案、湖南文烈宏涉黑案、海南黄鸿发案等多个真实案件,但没有一个案件是百分之百还原的,都是选取了其中一个点。“虽然我用了真实案件中几段人物关系和做的几件事情,但不是全部”。

  《扫黑风暴》总制片人李尔云、黄星告诉记者,这部剧由中央政法委直接指导,因此主创团队得到授权,在相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实地采风,翻阅案件相关的文档资料。

  在前期看了大量的卷宗和审讯的视频后,主创团队决定把案件拆散,用碎片的细节放入故事主线,不能是纪录式的表达,也不能过度戏剧化地描述罪案。

  在真实的审讯视频中,五百观察到一个人头发的戏剧性变化。“从审讯开始一周后满头黑发中就有一缕白发,一个月之后有一半的头发已经白了,三个月之后头发就全变白了。这是我们从审讯视频中看到的,这个真实的冲击力当时就震撼了我们。”这个发现,被五百套用到了剧中“董区长”的身上。

  五百提到,演员们也都主动要求下到基层去体验,“大家都拼着命的”,希望“让表演无限接近真实”。

  中青报·中青网:《扫黑风暴》这部剧跟你之前创作的类型剧有何不同?

  五百:最大的不同是这部剧来自真实案件。之前好多类型剧都是“咱们编、咱们想”,而改编真实案件的时候,有时候我们看到这个东西太过真实了,在艺术化处理手法上会作一些调整。比如《扫黑风暴》的人物拍摄手法,实际上应用了挺多特殊镜头的和比较细微的特写,把心理这一块放大,而不会用对白把这件事讲得那么清楚——我们去采风跟他们聊天时,没有人会把话说得那样清楚,但是彼此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以往类型剧形式感特别强、节奏推进特别快,而《扫黑风暴》恰恰相反的是,好多逻辑体现在“空白”里。我觉得观众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未必一定展示出来,把这个事情解释得很清楚。

  中青报·中青网:举一个“留白”的例子?

  五百:为什么要“留白”呢?这个白,留给富有想象力的,或者知道真实案件的观众。拍得那么细或者那么写实,对于好多观众未必是最好的一种接受方式。

  观众目前看《扫黑风暴》各种“猜爹”,怀疑是这个人还是那个人。一样的,你们的心路历程我在创作的时候同样经历过,我们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换爹”,因为我们也在想“孙兴”的爹到底“放谁合适”。我们并不是要完全根据真实的案例确定,只是拿一部分过来做参考,但是转化到影视的时候不一定是真实的,我们创作时给孙兴“换了几次爹”。 

  中青报·中青网:如何通过视听语言放大角色的心理?

  五百:比较典型的一场戏是“马帅之死”。那场医院的戏,所有运镜和镜头处理,都和之前电视剧拍摄不一样。那一段戏大概拍了三天,我完全站在李成阳视角上拍摄的,好多镜头都是主观的,“中间实、外焦虚”,左右模糊,在那儿晃动——我一直在描述他的心理,想让观众体会到他的心理。

  这部剧里的所有人物,我们很少把一个人拍得特别“正”,尽量都拍得比较“中间”,你可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有的人听出来是好的意思,也有的人听出来是坏的意思。这就看听的这个人过后做什么样的事儿。

  中青报·中青网:创作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点?

  五百:《扫黑风暴》这个题材我是喜欢的。初稿写了40集,看完之后我真的是思前想后,我跟制片人商量能不能干脆重写?当你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实际上拍摄的每一天都很难。有些单场戏细腻的情节,如果主创不想通、演员不想通,在演员表演的时候他自己也会迷离。但是还好,大家都是拼着命的。

  专案组组长“何勇”(刘奕君饰)挖尸体的戏,那个拍摄地特别远,刘奕君坐了三个小时车到那儿,化了妆,候场,一共等了九个小时,我跟他说“今天拍不到你”,他说:“好的,我已经考虑到了,那我明天再过来。”又坐三个小时车回去。大家都已经理解那种状态,都想把这个事情搞好,也不会有人过来给我压力说:“不行,我搞这么久。”一个这样的演员都没有。

  大家都知道这个戏难,所有人齐心协力。在最前面几天拍完之后单剪出了几场戏,实际上给了好多人“强心针”——大家看完觉得是可以搞好的!虽然很艰难,但大家都是这么一路挺过来的。

  

  中青报·中青网:塑造“李成阳”这个角色你有哪些考虑?

  五百:当初设定“李成阳”这个角色,实际上有过两个方向,后来定的方向就是李成阳被诬陷,这个决定比较重要。因为如果他上来就是警察,“好人就是好人”,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怎么往下写。

  李成阳为之付出所有努力的事就是把公平、公正最终找回来,不管通过什么手段,一定要把这个事揪出来。李成阳心底能装着十四年前“师父之死”这件事打死都不走,他的内心是——“打死我也不离开,因为我师父的死就是有问题,我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另外,我们设定李成阳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剧本写到李成阳家的时候,我就在想他家里是什么样子才合适?他回家会看个剧、听个歌、冲个澡?他做什么都不合适,家具怎么弄都不对。所以我们在剧中没有展现过李成阳的家。

  李成阳是没有“根”的人,但是他一直想把这个“根”找回。他为什么喜欢馄饨店?那是他年轻时跟师父一起吃饭的地方,那家馄饨店是一个非常完整、正常、幸福的家庭,李成阳是希望这样子的,但是他现在没有资格去拥有这些东西,所以他就在那个范围内去感受。

原标题:导演五百:《扫黑风暴》的逻辑体现在“留白”中
责任编辑:白珂嘉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