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约四千名成员集结阿富汗境内 “伊斯兰国”觊觎“权力真空”

发稿时间:2021-08-27 15:49: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健 流行社

   喀布尔机场26日发生爆炸,“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宣称对袭击负责。阿富汗新政府尚未建立,塔利班与北方部落剑拔弩张,外国势力“欲走还留”,这种“权力真空”是极端势力最喜欢的。

   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德米特里·日尔诺夫25日称,阿富汗境内约有4000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成员。这个“屡剿不灭”的组织已从中东窜到中亚,试图在阿富汗建立武装割据。

   开辟“第二战场”

   早在2014年底,受到世界反恐力量与伊拉克、叙利亚政府军打击,中东的“伊斯兰国”分子积极开辟“第二战场”,多年战乱的阿富汗便是头号目标。2015年1月,“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宣布在阿富汗建立分支“呼罗珊省”。从此,有关“伊斯兰国”在阿活动的报道激增,当年9月,“伊斯兰国”与阿富汗政府军首次交火。当年12月,俄外交部承认,“伊斯兰国”已在阿富汗发迹,拥有相对有效的军事结构。

   目前阿富汗境内的“伊斯兰国”成员中,约40%是外国人,主要来自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乌兹别克斯坦等国,主要活动在阿富汗北部,阿富汗本土归顺或同情“伊斯兰国”的武装派别则集中在东部楠格哈尔省。

   想收“渔翁之利”

   当前,“伊斯兰国”控制了楠格哈尔省会贾拉拉巴德市南郊的四个区,那里是首都喀布尔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公路的重要枢纽。就在塔利班与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塔吉克族武装首领艾哈迈德对峙的潘杰希尔谷地附近,大批“伊斯兰国”分子也蠢蠢欲动,想坐收“渔翁之利”,而且在邻近的帕尔万省、法里亚布省、昆都士省都有据点。

   “呼罗珊省”野心勃勃的版图并不局限于阿富汗,还要包括巴基斯坦、伊朗、中亚国家、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高加索、印度甚至遥远的孟加拉国。而在“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内部,占主导地位的是曾在30年前作乱中亚、后又一度在叙利亚活跃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这些极端分子自2017年以后陆续从叙利亚、伊拉克交界的两河流域撤出,辗转进入阿富汗。

   挖塔利班“墙脚”

   阿富汗战争升级,地方政权瘫痪之际,是“伊斯兰国”迅速坐大的良机。2015年4月18日,一名“伊斯兰国”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贾拉拉巴德市银行前引爆炸弹,造成30多人死亡。2016年7月23日,“伊斯兰国”在喀布尔制造爆炸袭击,约80人死亡,231人受伤。这段时间,也正逢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争夺赫尔曼德省激战的时候。

   不仅如此,“伊斯兰国”招兵买马,竭力制造阿富汗塔利班内部分裂,塔利班内部一些久经沙场的武装分子因金钱以及胁迫等原因转投“伊斯兰国”。塔吉克斯坦国家安全机关透露,在阿富汗,“伊斯兰国”许诺为倒戈的塔利班指挥官提供每月500至600美元的奖励,普通战士可获得200美元。“伊斯兰国”还控制了巴达赫尚省和楠格哈尔省的毒品种植加工,获得丰厚的资金支持。

   中亚面临威胁

   多年来,阿富汗极端恐怖主义和毒品贸易一直在侵蚀中亚地区。需要警惕的是,由于塔利班的统治权威尚未确立,加之原政府军体系的武装割据一方,“伊斯兰国”大可拼命渗透,填补“真空”,尤其“伊斯兰国”鼓吹的极端思想在中亚多国极度贫困的民众中仍有市场,阿富汗乱局持续时间越长,极端主义思想及活动外溢的可能性就越高。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指出,在阿富汗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里,至少有30%来自独联体国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亚国家公民。尤其是和阿富汗直接相邻的塔吉克斯坦,因经济欠发达,居民高度散居于山区,受极端组织威胁最大。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阿列克塞·波德别列兹金认为,阿富汗可能只是“伊斯兰国”的中转国,中亚和南亚国家才是它未来的新基地。本报记者 吴健

原标题:“伊斯兰国”觊觎“权力真空”
责任编辑:hz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