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大连一医院副院长殉职:连续14天奋战 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凯旋”

发稿时间:2021-12-06 19:19:00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流行社

  11月26日,36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来到大连康复中心——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医学观察和康复治疗后,他们将回归正常生活。然而就在27日凌晨,大连康复中心医疗保障组副组长、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沙琳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生命的刻度永远定格在了47岁。

  连续14天坚守在抗疫一线,日夜奋战,全力协调筹集医疗设备、防疫物资及药品耗材等医疗救治物资,沙琳终因过度劳累,导致心源性猝死。他留下手机里每天近200条的通话和微信沟通记录,留下笔记本中密密麻麻的工作要点和思路,留下院区内忙碌奔走的足迹。

  3天筹集医疗设备及防疫物资200余种

  11月3日,大连发生新冠肺炎疫情;11月15日,经国家专家组论证,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被紧急征用,作为大连康复中心收治新冠康复期人员。

  被紧急征用前,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正处于筹建阶段,病房虽然达到入住条件,但相关医疗救治设备、防疫物资及医用耗材等都需要从零开始准备,作为大连康复中心医疗保障组副组长,沙琳身先士卒,在短短3天就紧急筹集医疗设备及防疫物资200余种,并带领分管部门同事迅速建立起物资管理流程、制度。

  “我记得非常清楚,11月13日,那是个周六的中午,我们正吃饭时,他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因为新冠疫情,有可能要启用附属三院承担部分任务,需要他立刻开始准备。沙琳扔下饭碗,拿起外套就跑出去了。”沙琳妻子郭然回忆说。

  “随后的日子他越来越忙,早上天蒙蒙亮就出发,晚上我都不知道他几点回来,想等他,给他热点饭菜,但我常常都迷糊好几次了,醒来他还没回家。即便回到家也是电话、微信不断。对此我曾不大理解,问他这么工作不是要累坏的节奏吗?他说‘疫情当前,作为党员我必须冲在前面,而且我是普兰店人,我想为家乡多做点有意义的工作’。”郭然回忆道。

  郭然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一名医生,与沙琳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就在大连工作。“我知道一个病房从无到有需要多少医疗设备、物资,疫情当前,临床需要的大小物件要马上配备安装,现订货都来不及。”

  翻看物资清单,一行一列,每一项名称、每一个数字都凝结着沙琳的心血。一个标准化病区,需要的标准化医疗设备及物资64种之多,大到除颤仪、呼吸机、心电图机,小到输液贴、纱布、胶布、棉签。而要接收新冠康复人员,还要配备标准化防护物资,防护服、防护面屏、隔离鞋套、N95口罩等15种防疫物资,这些都是防护级别高的耗材,且需要持续补充。

  一天在病房楼里走了两万一千步

  “沙琳绞尽脑汁,与不同部门协调。只言片语中,我能够感受到他担负的重压和焦心劳神,但他仍然全力以赴,一心想把所有工作都做到最好。”郭然回忆道。每当解决了一些较大的问题,沙琳回家就能高兴地夸自己两句,否则就坐在角落里,眉头紧锁、冥思苦想,一会儿拿笔写写,一会儿拨个电话。

  11月17日,沙琳回来很晚,“他疲惫中透着兴奋告诉我:‘今天终于配齐了一个病区的医疗物资,可以收患者啦!’那天晚上他高兴得不得了,还掏出手机给我看,一天就在病房楼里走了两万一千步”。

  11月18日,大连康复中心正式启用,次日顺利接收第一批康复人员。

  11月25日是沙琳近半个月回家最早的一天。郭然回忆道:“他晚上7点多到家,可刚进门电话就响了,他鞋都没来得及换就拿起电话,站在家门口的地垫上讲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坐在沙发上闭了会儿眼睛,说‘我太累了’,我让他早点睡。他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又起来说‘不能睡,还有事儿没处理完,明早还要开紧急会议’。”

  工作到晚上10点多,沙琳实在坚持不住了。当时女儿学习完到客厅,他摸着女儿的手说:“爸爸这阵子实在太忙了,有日子没和你好好说话了。”两人挤在沙发上,说了一会儿悄悄话。随后也没洗漱倒在床上就睡了。这是沙琳这些天来,唯一一次与家人好好说了几句话。

  10个多小时的抢救,奇迹没能出现

  11月26日7时,沙琳走出家门,再也没能回来。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学装备部部长康海荣与沙琳在工作中接触较多,“11月26日上午,我们开了一上午会,中午我和沙院长还敲定了应急物资采购的事情,然后下午就一直没见到他人。我们几拨人打电话找他,都没联系上”。

  下午5时,附属第三医院的司机许兴隆在停车场沙琳的车里找到了人。“我打开副驾驶车门,看到他侧躺在驾驶座上,怎么呼叫都没反应,手机掉在一旁的副驾驶座位上。” 随后10个多小时的抢救没有让奇迹出现,11月27日凌晨3时50分,沙琳还是走了。

  “从决定征用到康复中心开始启用,我们几乎每天都是全力以赴,连轴转,精神高度紧张,压力非常大。附属三院正处于筹建阶段,虽然已达到入住条件,但病房里什么都没有,这对负责这项工作的沙琳是巨大的挑战。”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三院副院长唐开说。

  翻看沙琳的微信朋友圈,最后的一条停留在11月24日,他转发了一条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援助庄河的医护人员返程的视频,并配文“闻道凯旋乘骑入,看君走马见芳菲”。

  11月25日,国家及省工作组(专家组)撤离,大连疫情防控进入收尾阶段,多个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12月4日,大连全域调整为低风险地区,孩子们也将重新返回校园。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辛苦,都是为了换回这久违的平和与岁月的静好。当我们全城欢庆,手持一份满意的战“疫”成绩单时,沙琳已经不能与我们同欢畅。

  (总台记者 黄璐 贾铁生 李新峰 王晓亮 苏泽丰 王冠)

责任编辑:杨逸凡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